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人生 >

【熟妇狩猎者】(23-25)作者:sky08

时间:2017-05-10 00: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sky08 字数:10106 二十三、艳妇姐妹 回到G 市之后,过了一段平和的时间,工作方面,初步考察已经完成,我挑 选出了3 个公司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剩下的事情交给专业的技术团队去处理,自 己也打算去一趟旅游。不过家里的女人们都在忙着:母亲一直要在公
作者:sky08
字数:10106


二十三、艳妇姐妹

  回到G 市之后,过了一段平和的时间,工作方面,初步考察已经完成,我挑
选出了3 个公司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剩下的事情交给专业的技术团队去处理,自
己也打算去一趟旅游。不过家里的女人们都在忙着:母亲一直要在公司忙碌,红
梅自从把女儿李甯生下来之后就一直在带孩子,蕙岚姐从旁帮忙,空姐三女也还
在处理自己的事,一时半刻没抽出时间,最后我确定,带着张春媛张淑兰姐妹陪
我去一趟马尔代夫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当我打电话给张春媛的时候,她倒是高兴得不得了,连忙就答应了,而张淑
兰,她是个一所小学的主任,现在正是暑假时期,不过她担心女儿的事情,我跟
她说了,夏彤被我打发去英国考察了,我们三人可以度过一个美妙的假期之后,
她也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为了不让夏彤怀疑,我特意让张氏姐妹二人先去香港,
然后再转机到马尔代夫,而我就直飞马尔代夫,先在那个地方做好准备。

  99% 晶莹剔透的海水+1% 纯净洁白的沙滩,五彩斑斓的热带鱼、鲜艳夺目的
珊瑚礁以及岸边雪白晶莹的沙滩、婆娑美丽的椰树、返璞归真的茅草屋……这就
是马尔代夫,我在一处美丽的海滩,包下了大面积的场地,准备好怡人的水上屋,
迎接两位美熟妇的到来。

  第二天的一早,我就开车到机场,迎来我的两位美艳的熟妇情人,张春媛张
淑兰姐妹。

  虽然是来度假,但是张淑兰依然是一身端庄的的打扮,雪白的外衣包裹着丰
满的乳房,肥美的屁股则是用红色的中裙遮挡着,穿着轻薄丝袜的玉足踏着红色
高跟鞋,依然是那副老师的模样。

  而张春媛的打扮却是完全不一样,紫色丝质无袖连衣裙,可是中间却是接近
肚皮的深V 字型,如果不是用抹胸包裹住,任何的男人都能够把她那双勾人的巨
乳一览无余。即使是这样,只要认真地看,就能够发现在她胸前有两个比较明显
的凸点,肥美的大屁股,在走路间左右游摆,屁股一扭一扭的,好像一个妖精一
样。两瓣丰臀肥满丰厚,感觉极其地诱惑,这是何等地大胆风骚。

  我一手拉着张淑兰的手,另一只手搂住张春媛的腰,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我的媛姨,你能再骚一点吗?我想知道你这打扮的回头率有多高?我现在看着
你的骚样都忍不住想把你就地正法了。」

  另一边的张淑兰脸红红地跟我说:「姐姐也是的,穿得那么夸张,在来的路
上都不知道多少人跟她搭讪了,个个都想吞了她一样。」

  张春媛却毫不在意地说:「我就是骚怎么了?小晨曦,你不就是喜欢媛姨我
骚吗?我就是个骚货,总是想勾引男人操我的骚货,小老公,你有本事就这几天
把我喂饱了,不然我就去找其他的男人操逼煞痒。」

  我无可奈何,只好故作生气地用力拍了她的大屁股一巴掌,「你这老骚货,
看我不收拾你,你们姐妹俩就等着,我要你们跪在我身下叫我爹。」

  兰姨听到我的话羞怒地拍了我一下,说:「你羞不羞啊,大庭广众的,说这
些话。」

  媛姨却笑嘻嘻地说:「兰儿,你怕什么,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们,又没人
听到我们说啥,对吧老公,刚才飞机上那个机长好帅,让媛儿的穴穴好痒啊,水
水流得一腿都是了,好想要他的大鸡巴插一下啊,可是现在他又不见了,好老公,
你能代替他来插一插我的穴穴吗?还有啊,我今天可是没有穿内裤的,你只要撩
起我的裙子,就可以干我了。」

  这张春媛,简直就是刘悦雯的熟女版本,说起话来比刘悦雯更肆无忌惮,更
加会勾引人,搞得我又气又好笑,而张淑兰已经羞恼得早就上车不管我们了。我
也忍住把她就地奸淫的冲动,帮她们弄好行李之后,直接上车,但是心中已经决
定,这几天要把张春媛干得下面两个洞都合不拢为止。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回到了我包下来的那片海滩,我们的假期共有
一周,这一周的时间,我们都住在这里,尽情享乐。很快,在我的催促下,张春
媛姐妹就换好了泳衣,我们准备到沙滩上晒玩乐。姐妹俩都知道,来到马尔代夫
与我度假,注定是个疯狂的假期,所以带来的泳装,都十分性感。当她们走出更
衣室的时候,我感觉到沙滩裤内的肉棒要钻出来了。

  只见张淑兰穿的是一套棕色的比基尼上身的两张小布堪堪包裹着丰满的奶子,
下身粉红色的透明纱裙包裹肥熟的下体,几根卷曲的小草不甘寂寞地钻了出来。
而张春媛更是过分,她今天身穿的是一套豹纹比基尼,可是说是比基尼,还不如
说是情趣内衣,我敢打赌整套泳装的布料面积不超过一个巴掌,上身的部分仅仅
遮盖着奶头的部分,紫红色的乳晕都暴露无遗,下身的部分更是暴露,像丁字裤
一样,仅仅是只有一条线,连她那肥美的淫穴都遮不住,更不用说那浓密的阴毛。

  我笑着说:「媛姨,你的这套比基尼,穿了跟没穿有什么分别?」

  张春媛咯咯地笑着说:「怎么样?媛姨性感不?好小曦,现在是不是就把老
娘扑倒在地上插?」

  「除了骚货以外,我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你了,不过我就喜欢你骚。」说完,
我左手搂着张淑兰,用手掌不断地抚摸她的肥屁股,右手直接从后插入张春媛的
胯下,两位美熟妇不约而同地「嗯啊」娇吟一声,投入我的怀里。「来,我们去
海滩快活快活。」

  猛烈的骄阳下,在马尔代夫的一处私人海滩上,正上演着淫秽的一幕,两位
风骚性感的美熟妇,正穿着淫靡妖艳的比基尼,坐在一名青年的身上,两人一前
一后,一人下体的淫穴正与青年的肉棒交合,令一人则是坐在青年的脸上,被青
年的舌头操弄着蜜穴,二人胸前的巨乳随着性爱的进行而不断跳动,上演这场淫
戏的正是我与张淑兰张春媛姐妹。

  我趟在特制的欢乐椅上,双手捧着张春媛的大屁股,一下一下地往上抛,而
张春媛自己也迎合着我抛起与抽插的节奏,屁股也不停耸动。张春媛的妹妹张淑
兰,则坐在我的脸上,用自己的玉指,去扣弄她那肥美的蜜穴,制造出一股又一
股的蜜液,流淌到我的嘴里,同时还温柔地用自己的胯下,去摩擦我的面部。美
妇人胯下淫骚的味道,刺激得我的肉棒更加勃发,插得张春媛更加舒爽。

  「啊……啊……啊啊……好舒服……小老公……好哥哥……啊……你干得人
家下面好舒服……

  嗯……嗯……啊啊……好大的鸡巴……啊……「

  我嘴巴松开张淑兰的蜜穴,笑着说:「媛姨,这里可是在室外啊,叫得那么
浪,你就不怕别人来偷窥吗?唔,兰姨的浪水真好喝,来,好兰姨,继续。」说
完,我示意张淑兰继续刚才的「伺候」,显然张淑兰也被我舔得很爽,红着脸蛋
继续刚才的淫行。

  张春媛的淫穴又暖又多水,不断地吮吸着我的肉棒,在我的抽插的期间,不
断地发出「兹兹」的声音,大量的蜜液从我们的交合处流出,她每一次从高处落
下,我的龟头都狠狠地顶在她的花心上,爽得她直翻白眼。「好老公……好哥哥
……顶死我了……哦啊……嗯……要……要来了……」随着销魂的娇吟声,美熟
妇的蜜道越发收缩,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一股滚烫的蜜液激射而出,冲击到
我那硬直的肉棒上,我的后腰传来一阵酥麻感,一股浓浓的精液狠狠地喷射入张
春媛的肉壶内。

  「啵」的一声,我托起张春媛屁股,肉棒抽离了她的蜜穴,接着,示意已经
在一旁垂涎已久的张淑兰接力。张淑兰俏生生地白了我一眼,扶着软下来的肉棒,
用双手熟练地撸动了起来,接着张开樱唇,吞下了我的肉棒。正在玩弄着张春媛
那双肥奶的我,霎时间,感觉到下体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美熟妇的贝齿
轻轻地刮弄着我的鸡巴,很快地使它再次挺立。兰姨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便吐出
肉棒,一手扶着,对准自己早已泛滥的淫穴缓缓地坐了下去,看着肉穴把鸡巴一
点一点地吞没,张淑兰感到自己的身体正一点一点地充实,四肢八骸都舒展开来,
接着就自己扭动着腰部,耸动着屁股,与我开始激烈地交媾。只见张淑兰美艳迷
人的娇靥上,红云满布,赤白相映,娇润如水。媚波横飞,水汪汪地荡漾着异彩。
柳眉时皱时展,一颦一笑均能勾魂夺魄,暗含无限春意。琼鼻微耸,不时发出迷
人的浪哼声。微微上翘的小巧红唇,半张檀口,吐气芬芳;娇躯扭颤,如波浪般
地抖动着,姿势之美,诱人心旌猛然动摇。那对高挺的豪乳,肥尖上翘,随着插
干的律劲,抖颤旋汤,令人陶醉。

  「喔……啊……老公……你的……大宝贝……插到……我心里……去了……
顶死我了……好爽……嗳呀……好老公……小浪穴……乐……乐死了……插死我
了……」一向端庄的张淑兰,在这个异域国度以及迷情的环境中,像一个饥渴的
淫妇一样,不断地上下律动乳波臀浪,每一次上下都让我的龟头狠狠地顶到她那
柔软的花心,大量的淫水从我们的交合处泻出,流到了我的小腹处。

  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下体肉棒紧抵花心旋转磨擦,一阵酥麻的感觉直
涌张淑兰的脑门,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动着香嫩光滑玉洁的胴体,美妙难言地收缩、
蠕动着幽深的阴壁,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一阵痉挛
般的抽搐,下身阴道内的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肉棒一阵难言
的收缩、紧夹,一股股温暖的蜜液从深处排出。

  眼见身上的美妇达到了巅峰,我也不甘示弱,挺动腰部抽插,一股股乳白色
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张淑兰的成熟花房中。

  当我把精液射进张淑兰的蜜穴内之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便让张春媛趟在
欢乐椅上,而张淑兰则趴在她姐姐的身上,两位巨乳美熟妇叠在一起,把四个淫
穴并排展现在我眼前,我挺起鸡巴,不断地从她们身上的淫穴内交替干插,把她
们姐妹奸淫得欢叫连连,最后再狠狠把精液射入她们的身体内,之后还抚摸着她
们那似乎被我的精液灌得隆起来的小腹调笑着说,「我这几天要把所有的精液都
射到你们的蜜壶内,把你们两个都干怀孕,给我生白胖宝宝。」

  张淑兰听了后娇羞地扑在我的怀里说:「胡说八道。」而张春媛倒是大方地
说:「要是我怀孕了,就抱着孩子找上门来认爹。」

  我大笑着,抱住这两个肉感十足的美熟妇,狠狠地吻下去……

             二十四、酒吧淫乱

  经过了下午在海滩上的一番大战,两位美妇人被我狠狠地内射了几次,张淑
兰有点劳累,早早地回去水上屋休息,而张春媛身经百战,仍然保持地一定的精
力,于是,我们两人开车到附近的酒吧,尝尝马尔代夫风情的美酒。

  马尔代夫作为世界闻名的旅游国家,他们的酒吧理所当然地不落后于大都会
城市的酒吧,并且还保持着当地的风俗特色,典型的热带风情歌舞,甘香温醇的
甜酒,不同肤色的人种,都能在这里找到。这里的男男女女,都热情奔放,放浪
形骸,只为一夕春宵,遇上合眼的,便是幕天席地,当众交欢。来到这里没多久,
我与张春媛都被这开放淫乱的气氛所感染,哪怕是下午已是经历了一场盘肠大战,
也是渐渐欲火上升。

  既然来到这里,当然也要「入乡随俗」,我也不避讳,拉开沙滩裤,把逐渐
挺立的肉棒露了出来,张春媛闻弦而知雅意,一双饱含春意的媚眼看着了我一会,
低下头,张嘴含住了那根硬物。她今天晚上只穿着粉红色的无肩带连衣短纱裙,
裙角刚没过半截大腿,内里更是连内衣裤都没有,完全是处于真空的状态,在紧
窄的衣服包裹下,挺立的奶头是那么的显眼。我伸出左手从旁边插入她的衣服里
面,捏住了她的奶头,不断地搓揉着,右手摸进了她的胯下,拨弄她那湿润而凌
乱的下体。

  张春媛伸出丁香小舌,温柔地舔在龟头上的尿道口,还左右上下灵巧又顽皮
地扫刮拨弄着周围。我不住地挺耸摇摆腰部,以配合她熟练的口技,和热情似火
的奉迎。巨大肉棒进出美人花靥俏嘴时情景永远是最美丽最动人,也最消魂蚀骨
的。

  见时机成熟,媛姨便站起来,扶着我的鸡巴,对准湿滑的阴道,直挺挺地坐
下去,尽根全没,直抵花心。「嗯哼……」张春媛舒服得不禁快活地娇吟着。我
双手托着她的肥臀抽送着,缓缓的摩擦着,从上往下拉下她的衣服,用嘴巴含住
她的奶子,用牙齿咬住她的大乳头,挑动着美熟妇的情欲。而张春媛也张开玉腿,
大屁股上下翻飞,迎合着我的抽送「哼……哼……啊……太舒服……了……好…
…好……爽……用力……干……美死了……啊……」

  坐在我们这一桌对面的一对男女,竟然也是中国人,这时,受我们这边性爱
声音的影响,那对男女的情欲也在上涨,女人不停抚摸男人的鸡巴,男人也有些
按耐不住,让女人趴在桌子上,背对着自己,然后把自己粗壮的肉棒,尽根而入。
通过昏暗的灯光,我看清了对面二人的面容,男的是一名约莫30岁的男子,生得
倒是一副好皮相,女的竟然也是一名成熟艳妇,年纪与正在被我奸淫的张春媛差
不了多少岁,身穿吊带裙,画着妖艳的浓妆,性感妩媚,被身后男人奸插的时候,
胸前那对肥美白嫩的巨乳一晃一晃的,脸上表现出一副销魂的表情。

  而那位男子,听着身下美妇的淫叫,仿佛吃了春药一样,更加亢奋地抽插,
还对着我挑衅地看了一眼。我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接着就继续与张春媛热吻,同
时加快下体的抽插速度,并且每一下都狠狠地顶在她的花心上,把她操得喘不过
气来,过了十来分钟,我感到张春媛的蜜穴一阵抽搐,不断收缩,挤压着我的肉
棒,然后一股暖流打在我的龟头上,她的一双美目连连翻着白眼。看着身上的美
人快被我干得差点窒息过去了,我才放开她的嘴巴说:「怎么样?爽吗?」

  「呼呼……呼呼……爽……爽死我了……快被你干死了……好人……好哥哥
……」眼前的美熟妇像一滩软泥一样趴在我的身上,幽幽地在我耳边喘气。这个
时候,对面的那对男女的性爱已经到达尾声,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快,胯下撞击着
美妇的大屁股,发出清亮的「啪啪」声,接着,就看到男人的胯部紧紧地贴着美
妇一会,才把肉棒拔出,一股脑倒在沙发上。

  之前我并没有直接射精,还有些意犹未尽,所以我托起张春媛的肥臀,把鸡
巴从淫穴中拔出来,用手指掏开她的屁眼,再用肉棒刺进了她的后庭菊花内。
「嗯啊……」张春媛还没缓过气来又被我插入屁眼,又刺激得快乐地欢叫。对面
的男女眼见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还玩起了肛交,男的露出一副恨恨的样子,美
妇却是眼中光彩涟涟。

  张春媛随着我对她屁眼的抽送,柳腰粉臀不停的扭动迎合,发出阵阵「啪啪」
的撞击声,她的眉间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我将肉棒前端
紧紧抵住深处不停的厮磨着,叫人难耐的酥麻酸痒终于将她插得浑身急抖,嘴里
不断发出啊啊呜呜的欢愉的肛交快感呻呤声,浪声不绝,口中不停的浪叫:「哦
……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操屁眼……操得我好舒服…
…把屎都操出来了……噢……」

  「骚货,这么喜欢我操你屁眼,以后我只操你屁眼好了。」说着,便加快了
抽插的速度,把身上的美熟妇插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地叫个不停。「不…
…不要……老公……你不仅要干我……干我的屁眼……还要干我的穴……我的穴
好痒……快插我的穴……」

  「哈哈哈哈,如你所愿。」说完,我才把出肉棒,从后面沿着张春媛的桃源
洞口再次推送插入,肉棒由下而上快速顶撞。「啊……哦……呀……哎……噢…
…别……干死我了……快要泄死了……噢……啊……」不久,张春媛又高潮了一
次,这时我的龟头上受到刺激,快感越来越大,便放开精关,在一阵酸麻中射出
浓浓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射入她的体内。激情过后的美熟妇,休息了一下,享
受完高潮的余韵后,才缓缓地站起来,使让我的肉棒从淫穴中拔出,带出一股乳
白的浊液。然后,她又趴在我的大腿上,张开樱唇,含住我的肉棒吮吸,套弄,
我则用手去抚摸她的秀发。

  这时,对面的男女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男子对我说:「哥们,你这情人不错
嘛,你对我这边的这个骚货感兴趣不?不如咱俩换换?」而他身边的熟妇就不停
地用她那风骚的媚眼向我暗送秋波。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种爱好,我瞟了他身边的美妇一眼,看见她眉目含春,
对我暗送秋波,显然是愿意之极,虽然的确我对那美妇很有兴趣,不过我不太喜
欢与别人交换情人,薛珊珊是炮友,她倒无所谓。于是,我就低下头问张春媛:
「媛姨,那兄弟说让你跟他的情人交换给我干,你愿意不?」张春媛作为我的情
妇,当然知道我的心意,便吐出肉棒,站起来,坐在我的大腿上,搂住我的脖子,
笑着回应道:「不要,我只给你干,你要怎么干我都行。」我摊摊手,给出答案
了。

  「哼,我们走。」显然男子很不满意,冷哼了一声,带着他那脸带可惜的熟
妇情人离开了酒吧。

  我也没有理会他们,用手伸入张春媛的衣领内,玩弄着她的奶子,笑着说:
「怎么样?刚才我干得你爽不爽啊?」

  「爽,爽死我了,在这里做爱太刺激了,我在想,咱们以后是不是再多点到
外面打野战?」

  「啜」我狠狠地对着她的嘴唇亲了一口,答道:「行啊,以后我到公园里去
操你,让别人看着你这老骚货被我狠狠地操,然后让他们狠狠地操你其他地方。」

  「你坏,就会欺负我,呜呜。」她还没撒完娇,嘴巴又被我堵住了。

  我们俩人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张淑兰这时也从睡梦中宿苏醒了
过来,看见我与张春媛二人全身赤裸,肆无忌惮地坐在木屋里热吻,凌乱的下体
黏糊糊地紧贴在一起,显然我们刚才又进行了一次激烈的性爱,便略带嗔怪地说:
「你们啊,注意点身体,日子还长着呢。」

  张春媛媚眼如丝地瞟了自己的妹妹一眼,说道:「好不容易才逮住这个小色
狼几天,好歹也要干个痛快,把他榨得干干净净才行。」

  「媛姨说得对,平时我都跟你们两位见面,这个假期肯定要好好陪陪你们啊。」
说着,我放开了怀里的美熟妇,抓住张淑兰的玉手,深情地吻了一下,然后用舌
头在她的手背上舔了起来,在这淫乱的氛围下,她的肉体也开始发烫,隐约感到
下体因渴望而瘙痒,需要我那强壮的肉棒狠狠地贯穿她那湿濡的熟穴。

  而一旁的姐姐张春媛也十分善解人意,下体的肉穴放开对我肉棒的包裹站了
起来,笑吟吟地对着妹妹说:「来,姐姐我都玩一晚上了,现在轮到你了。」说
完,便扭着那还滴着浊液的屁股走向海边清洗去了,只剩下一个即使与我亲密接
触无数次,却依然局促的张淑兰。

  看着美妇人那欲拒还迎的娇态,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把她搂住,横抱起来,
不一会儿,小屋子里,又响起了让人欲血沸腾的娇吟声。

             二十五、返回G市

  清晨,和煦的阳光还有欢快的海鸥声,把我从睡梦中弄醒。看着还在我怀里
的张淑兰,以及嘴巴还含着我那肉棒的张春媛依然在沉睡中,我轻轻地抚摸着两
位美妇滑腻的肉体,想到这几天,她们姐妹两人,费尽心思,用自己的肉体来取
悦我,便心满意足地笑了。

  快乐的日子过得是挺快的,想到今天就要回到国内,张淑兰姐妹继续留在这
玩两天。看着怀中的美妇,虽然有些许的不舍,但是没有办法,家里还有一堆久
旷的妇人和那几个风骚的情妇,再不回去她们就要闹翻了。这时,张淑兰从睡梦
中醒来,又把自己软软的樱唇送上来,在我和张春媛这几天的调教之下,张淑兰
几乎放开了所有的心理包袱,卖力地用自己的身体与我享受性爱的乐趣,仿佛唤
醒了她淫荡的一面。

  「怎么了?不舍得我,还要我喂饱你几次?」我调笑着张淑兰。

  张淑兰不吭声,只是在一个劲地亲吻着我的脖子和胸口,舌头还不时地舔弄
我的乳头,此时,张春媛也因为我们的异动而惊醒,又开始了她嘴巴的工作,姐
妹俩上下双重攻击,很快就让我欲火上升,把肉棒抽离张春媛的樱唇,翻身上马,
从后面深深地插入妹妹淑兰那又湿又暖的淫穴,身下的美妇发出一声「嗯哼」的
快乐娇吟,而姐姐春媛则爬到我们的交合处,认真地用嘴巴伺候着。

  「啊……啊……用力……哦……用力操我的骚穴……啊……骨头都被你……
操骚了……啊……爱死你……的大鸡巴……啊……好棒……啊……操死我……操
我的骚穴……快……」张淑兰跪在床上不断地扭动那大白屁股,双手紧紧抓着床
单,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整个身体在也在前后晃动,两个大白奶子晃悠悠的煞是
诱人。

  「哈哈,兰姨你好骚啊,比你姐姐还骚,是不是啊媛姨?」我不停地用语言
侮辱着端庄的美熟妇老师。

  「唔……嗯啊……再骚……也是被你操骚的……哦……我是个大骚货……快
点插我……用大鸡巴插我……」

  我一手扶着张淑兰的腰部,屁股一挺一挺的,粗长的大鸡巴在她的大骚穴里
使劲的抽插着,另一只手还分出来,不断的揉捏着胯下张春媛那丰满的大奶,似
乎要从里面挤出奶,龟头在猛烈撞击美妇人花心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无比的愉悦,
快感闪电般地冲击我的全身。

  「好爽啊……好爽……快……来了……又来了……啊……快……用力……啊
……啊……爽死……了……啊……啊……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在我的鸡巴飞快的抽插之中,张淑兰浑身颤栗起来,阴道里猛地又是一阵痉挛,
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

  「啵」的一声,我从张淑兰的湿滑阴道中抽出鸡巴,俯下身来,亲了她那光
滑肥白的大屁股一下,接着扶着肉棒对着身下的姐姐张春媛的嘴巴,插了进去,
像是打桩一样,一下一下重重地抽插着美熟妇的嘴巴,把她操得翻起了白眼。

  我挺着肉棒挺在张春媛的樱唇里面,感觉自己的肉棒含在一个温热的腔道里
面,一个灵蛇似的东西不断的骚扰着自己的敏感的龟头,刺激得我浑身酥麻,
「嗯……嗯嗯……嗯……嗯」我按着美熟妇的脑袋,龟头每次都顶到她的嗓子眼,
她的嘴里发出闷闷的声响。感觉到达差不多状态了,我抽出肉棒,把张春媛的一
双大腿扛在肩上,小腹一挺,龟头分开肥厚的阴唇向内推进。

  「嗯……真大……哦……哦……好舒服……好爽啊……干得……太爽了。」

  「媛姨,你那么多男人,谁干得你比较爽啊?」

  「啊……好舒服……呀……当然……当然是你啊……亲爸爸……哦……快…
…再快点……哦……啊……用力操……操的我好舒服用力操啊……」美熟妇躺在
床上,蜜穴紧紧夹着我的鸡巴,口里发出淫荡春叫,后面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屁
股,我挺动这肉棒用力操进美熟妇的骚穴深处,小腹贴着她的两个大屁股,发出
「啪啪啪」的声响,肉棒进进出出的美人的骚穴深处来回抽插着,每一次都带着
滑润的淫液丝线,然后在深深的插进去。

  「哦……好舒服……不行了……泄了……好爸爸……大鸡巴亲爸爸…………
啊……就是那里……用力啊……操的人家又……又要丢了……对……啊……就是
哪里呀……啊……完了……泄了……流出来了……」美熟妇扭动着身子开始不停
的颤抖起来,大骚穴里面的嫩肉紧缩猛咬着我的龟头和鸡巴,一股淫水从骚穴深
处滚滚而来。

  我的龟头被她的淫水一烫,立马感觉到一阵酥麻,浑身一阵抽搐,精液深深
地射入美熟妇淫熟的子宫里:「我的好媛姨,我要干死你,我要把你干得怀孕。」

  张春媛「呜呜」着说:「干吧干吧……唔嗯……把我干怀孕了……都要继续
干……呜呜……把我这骚货操死为止……死在你大鸡巴下……呜呼……」

  她的淫语让我的下体又再次坚硬,又扛起了美白的大腿,狠狠奸淫了起来:
「你这个骚货,淫妇,敢这样勾引我,看我不操死你……」

  激情过后,我又与两位美妇姐妹花温存了一阵,才不舍地离开了这个温柔乡,
驾车前往机场……

  回到G 市,这次接我飞机的只有正牌老婆——薛红梅一人,看着艳熟动人的
老婆,我回想起一年前刚从美国回来,那是母亲与梅姨一起来接我的飞机,时隔
一年,她们都成了我的禁脔,薛红梅更成了我的妻子,与日夜恩爱,想到这里,
我情不自禁,一把抱着薛红梅,嘴巴一伸吻向了她性感的红唇,霎时间包住了她
的玉唇,在大庭广众之下尽情地痛吻起来。

  刚开始,薛红梅想要继续挣扎,但是我的魔手已经摸上了她那肥硕的屁股,
霎时间她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开始激情的回吻。她环着我的头,让我更进一步的
和自己的香舌玉嘴交缠。良久之后,唇分,她才嗔怪着对我说:「怎么啦,这么
猴急干嘛?看周围那么多人……」

  「呵呵,想你了,想你的味道了,想起去年你在这里接我的飞机,那时看着
你的大屁股和大奶子,我的鸡巴都硬硬的。」我毫不避讳地对红梅说。

  「要死啦,大庭广众说这事干嘛?快回家吧。」

  「对,快回家,我好久没尝过你的滋味了。」我不依不饶地调戏着美妇人。

  「你……都依你都依你,快点上车。」

  「老婆都等不及了,那我们走吧。」说着,便与红梅驾着车回家了,至于回
家之后,与薛红梅,唐美云以及马蕙岚三个极品熟女的激情夜晚,就不足为外人
道了,唯一能够确认的是,第二天一早,我是直接请假没有回公司上班的。

  我离开公司与张淑兰姐妹度假了一周,夏彤好像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每天依
然想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打动我,如果被她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成为自己
喜欢男人的情妇,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了。

  至于我的那三位空姐情妇,小骚货刘悦雯已经入住新房子,开始在市中心的
商场找铺位以及联络高档服饰代理;玉足少妇沈雅馨那边还在纠结着她与丈夫的
婚姻,不过倒是答应了会一直跟我偷情;还有熟妇乘务长齐玉环,她的丈夫已经
开始做手术了,而她自己已经向公司辞职,脱离公司副总的魔掌,很快也会跟她
们汇合了。

  还有一位高贵的美妇人:秦艳秋,则是最近在忙着工作,也没有怎么联络,
看来有时间需要约她出来「联络联络」感情了。

  回到G 市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处于忙碌状态,公司投资项目的二次考察结
果已经出炉,作为新投资项目的负责人,我需要对这三个项目进行二次评估,之
后才会正式选择签约,目前公司项目组中的几位成员比较倾向于室内环保净化系
统的开发项目,公司之前的投资一直是以商业地块为主,然而这几年以来,国家
开始对房地产类型的政策收紧,所以我们也决定找新类型的项目进行投资。

  至于G 市ZF,因为涉及重要项目以及上亿元的资金流动,所以他们会派一位
副市长来参与最后洽谈以及会跟我去英国开投资签约会议,但也只是属于旁观角
色,并不插手任何内容。我们将会在下个月出发再去一次伦敦,敲定最后结果。

  两天后,张氏姐妹也回到了G 市,经过我一周的滋润,张淑兰与张春媛姐妹
更是容光焕发,夏彤则以为是度假的功劳,便鼓励张淑兰多一点去旅游,搞得心
里有鬼的张淑兰不禁会想起与我的淫荡假期,下体湿得一塌糊涂。******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