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原创人生 >

【天日】第二部——【天殇】(第七回)(2)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嗯?」骆文斌微微摇头,言道:「此案疑点重重,正需趁热打 铁。倘明日再审,过了今晚,予真凶一夜时间思虑稳妥,怕是更难断 明 孔方舟也知骆老爷言之有理,然本案既无物证,而堂下诸人又各 自单执一词,如何审


    「嗯?」骆文斌微微摇头,言道:「此案疑点重重,正需趁热打
铁。倘明日再审,过了今晚,予真凶一夜时间思虑稳妥,怕是更难断
明!」

    孔方舟也知骆老爷言之有理,然本案既无物证,而堂下诸人又各
自单执一词,如何审辨实在甚难。思量良久毫无对策,只得无奈间轻
轻摇头。

    知县见他一筹莫展,沉思半晌扭头招师爷近前,附耳细声言道:
「此时已近午夜,正是大好时机,先前本官嘱你所备一应物事恰好派
上用场,你且下去准备,须当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孔师爷闻听面露神秘笑容,徐徐点头,趁诸人纠结与孟守礼致死
原因一事的当口,悄然而去。

    「孟方氏,我来问你!」骆文斌待师爷走后,这才沉声问道:「
昨晚孟守礼在你房中作恶之前,除了酸梅汤、莲子羹以及樱桃之外,
是否食过其他物事?」

    「没有没有,小可双眼并未离开他半刻,我敢保证孟守礼绝对未
曾有他物入口!」董四抢着答道。

    知县面色一沉,冷声言道:「休要多言,本官是在问方氏!」

    「这……确是如此!」方氏稍作思量答道,旋即沉吟道:「莫不
是那莲子羹……」

    话未讲完,一旁小菊立目斥道:「休得胡说,我母且不会如此!
」说着悲从中来,唇角轻颤俯身将常婆遗体深深搂入怀中。

    「不错,常婆虽然已死,然其未存害人之心乃是人所共知,此一
节毋庸置疑!」骆知县点头道。

    小菊闻言含泪微微俯身顿首,乃对堂上之人呈敬谢之意。

    方氏闻听也颔颐应道:「嗯,常嬷嬷确非此等样人,且她本欲代
领死罪,更无此必要!」旋即缓缓续道:「难不成是那樱桃?」

    董四听闻当即慌张言道:「不不,小可采摘之樱子绝对干净,大
老爷明见……明见!」

    「四哥莫要疑心,妾身是说那樱桃进得府中已有半日,这期间说
不得被人动了手脚也未可知!」方氏跟着道。

    「不然……」骆知县接口道:「樱桃汁水甚多,且颗粒饱满,若
是针刺下毒皮破肉烂当能分辨。然若在表皮涂抹毒药,其必定因呈不
洁之色而被所食之人发现。且那孟守礼也曾强行于你喂食,即便是汝
力抗,然说不得口唇也会沾染少许。若是有毒,汝早已腹痛如绞五脏
翻腾。孟方氏,汝可有此异状?」

    方氏一面思量一面缓缓摇头,良久突然双眸一亮,言道:「大老
爷所言极是,然妾身心中却有个计较,大人何以见得孟守礼就是在入
我屋中之后中毒的呢?比方说……比方说……」言及此处踟蹰起来。

    骆知县似早知其所言何事,微笑言道:「孟方氏,此公堂之上汝
自当有话直言,无需这般吞吞吐吐!」

    「是……」方氏闻听,支吾应道:「妾身是说,譬如……譬如当
晚孟守礼赴大老爷宴请……」

    方说到此处,一旁马班头突地上前一步,抬臂膀伸出食中二指,
点指喝道:「大胆刁妇,竟敢恶语污指我家大人,好大胆子!」

    「嗯!」骆知县闻言,皱眉言道:「马班头,方氏所言属实,你
无须如此,且退在一旁!」

    经此一役方氏慌忙辩驳:「不不不,妾身并非此意,妾身之意是
说,自孟守礼饮宴之后到其踏入我房门之前那段时刻……」

    她身旁孟安一直悄声跪着未发一言,值此闻听方氏言语所指,立
时勃然,怒道:「贱妇,你如此说是何意图?我孟安不才,跟随孟老
爷一家已有二十余年,不敢说殚精竭虑,然尚可问心无愧,为何要毒
害少主?且昨夜二公子回府路上并未吃下任何东西,怎会中毒?」

    「大管家,现如今那孟守礼已不在世上,你要怎说都无不可!」
方氏问听他口出恶言,也自再不留余地。

    「你……」孟安直气得身子栗抖,刚要反唇相讥,却被知县挥手
打断。

    单听骆文斌言道:「孟方氏,常言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你
质疑本官与管家孟安其实并无不可,我等亦确有投毒机会。」言及于
此知县捻髯微笑复道:「然孟守礼中毒却绝非其进入汝寝房之前发生
,你可知其中缘故?」

    方氏为其说的一愣,徐徐摇头投来疑问颜色。

    骆知县见状,不厌其烦陈解道:「其实问题之关键乃在乎于时间
,砒霜虽为剧毒食之必死,然自进入肚中到毒发身死乃需一个时辰左
右。且其临死之前尚对汝百般欺凌,如此剧烈运动当导致气血运行五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